首批返京的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抵京
来源:首批返京的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抵京发稿时间:2020-03-30 08:40:38


中国的一些经验,很难复制到西方

国内是居民住在小区里,小区有统一的出入口,只要把出入口锁了,就能强制隔离。但国外不一样,很多地方没有所谓的小区,都是房子直接对着大街。不太可能把人控制在一个地方,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基层干部去做这个事。

赵剡: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从病毒学上讲,病毒与人接触,它肯定会变异。这是一个定律,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赵剡:全世界有很多很厉害的病毒,但它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比如埃博拉也是冠状病毒,人一旦得病立刻就会出现很多临床表现,这就让它很好预防。SARS也是,一旦感染,患者会立刻发烧,所以你只需要验证这个人发烧没有就行了。

现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很多,我们已经不知道病人在哪里了,普通人也可能面对病人。如果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面对病人时应该戴口罩,普通人难道就不该戴吗?每次交流,我都建议要让普通人戴口罩。

有目击者录制视频称,冲突的导火索系今日早上九江市将卡口前移,设置到了黄梅县小池镇的卡口处。

赵剡: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的病人多,你就有经验。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通过国外的经验,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

两地调查执法人员冲突事件

九江市交警支队工作人员李刚(化名)介绍,九江市长江一桥是连接湖北黄梅县与江西九江市的纽带,“两地相隔很近,来往也多。”近日湖北解封后,许多黄梅县人需要返工,会经过长江一桥前往九江火车站乘车出行,“一般是相关部门协调好车辆到大桥那里,出示手续检查无误后,可以进入九江。”

赵剡:法国的医生也说,他们的病人,无论轻症还是重症都有肾功能损伤。我们国内的病人里,轻症病人基本没有肾功能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