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违反"居家令"参加家庭聚会 美警方起诉组织者


此前的2月6日,《中医杂志》还发表了张伯礼团队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团队合作完成的《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各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下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该研究项目为为科技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应急攻关项目。

利用AutoDock Vina系统,研究团队将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对接打分(docking score)结果显示,连花清瘟中三种成分芦丁(Rutin)、连翘脂苷E(Forsythoside E)、金丝桃苷(Hyperoside)的分数分别为-9.1kcal/mol、-9.0kcal/mol和-8.7kcal/mol。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分数都优于洛匹那韦(Lopinavir)的-7.3kcal/mol。

实际上,连花清瘟在此次疫情中关注度中一直颇高。

除此次对付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之外,此前在其他病毒抗击中叶被认为有所疗效。2003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曾经开展了连花清瘟抗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CoV病毒。此前,也有研究团队认为,在治疗甲流H1N1时,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具有相同的作用。

多位院士牵头负责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或疑似者的临床试验

由于在治疗新冠肺炎时被认为表示出良好的临床疗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第七版)中,连花清瘟均被推荐使用。适用于处于医学观察期临床变现为乏力伴胃肠不适或乏力伴发热的患者,方案推荐口服连花清瘟胶囊(颗粒)。

研究:连花清瘟不仅具有抗病毒作用,还具有抗炎、免疫的作用机制

首趟列车上下来的3名旅客,都是返汉务工人员,他们也是武汉铁路客站恢复到达业务以来首批抵达武汉的旅客。

结果显示,这些活性化合物和病毒主要蛋白酶的系统通过非极性相互作用(包括氢键和疏水相互作用)保持稳定。其中,金丝桃苷可能是对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酶最可能的抑制剂。

另外,根据对接打分,研究团队发现连花清瘟中并不是所有的成分都能抑制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